Product display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详情

    从业余爱好到美国大学校队击剑队队长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发布时间:2020-05-27 01:38:46 来源:k3彩票-k3彩票官网-k3彩票app-k3彩票下载 所属类别:新闻中心

      裁判器显示着:4-4,这意味着谁先拿下最后一分,谁就将取得这局比赛的胜利。而这局比赛也将决定我们学校与对方校队本场比赛的结果,此前两个队之间的大比分也是4-4,这一分至关重要。

      “开始!”随着裁判一声令下,我在剑道上迈出了一小步,紧接着又是很快的一步,同时持剑手也下意识地将手中的佩剑压低,伸出。我观察到对手中计了,他看到了我的进攻举动,决定提前对我完成进攻。于是我果断地收住脚步,在对方打出弓步的那一瞬间,拉开距离。我看着剑从我面罩前方不远的地方快速划过,紧接着,我下意识地左脚用力,并且将右手伸直,看着自己的剑尖朝对方劈了过去。“哔!”裁判器响了,单灯,属于我的单灯。“进攻第一次没有,距离防守还击,击中,得分。”

      我不由自主地将头上的面罩摘下,任其自由地掉落在地上,双臂展开,这场胶着的比赛,给我的内心带来了不少的压力,这是我大学四年来,第一次帮助我们学校打到了半决赛,也是我当上校队队长以来最好的成绩,同时也是我们学校击剑队历史最好成绩。胜利带来的一切情绪,化成了我在剑道上的一声怒吼。

      不同于那些从小就练习击剑的剑客们,也不同于那些在大学的varsity teams里拿着体育奖学金并且力争能够在国家队有一席之地的运动员们,我的击剑道路或许显得比较弯曲、不是那么辉煌,但也有自己的味道。

      我是从初二开始练习击剑,先学的是花剑,大概一周才去练习一次。直到我上高中,因为学校只有佩剑队,于是我就从花剑转成了佩剑,但练习频率还是一周一次,有时候顶多两次,所以在进入大学之前,我的击剑的水平也就是在业余圈里面能够稍微打打。

      随着练习击剑越来越久,我越觉得自己需要更多的时间去学习、练习。同时,在练击剑的这条路上,我也发现两个东西很重要:一个是基础身体素质,另一个是判断力。对我来说,最直观的变化就是,当我从业余爱好的状态转变为竞技击剑状态以后,就不知不觉开始狠狠“逼”自己了。

      在大学前,我一直自我感觉良好,在香港的大大小小的比赛里面也拿过一些名次,不过这一切在我加入了普渡大学击剑俱乐部之后就荡然无存了。我这才发现自己的水平真的是比我想象中差了很多。大一那一年,在队内虽然我能够排上第二、第三这样的名次,但每次出去和俄亥俄州立大学、圣母大学这样的DivisionⅠ击剑强校比赛,我就总是觉得自己还是差得很远。于是,大一结束的那个暑假,我回国后就到处联系教练,高频率去上击剑课以及增加自己的体能训练。

      在高频率训练的情况下,烦躁是个常客,特别是身心俱疲的时候。心里想常常想着:练来练去就这些,少练点也没啥吧。还好,我也只是心里这么想想,身体还是很诚实,老老实实地都练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大二第一学期的时候,我先是在团体赛中帮助校队取得了优异的成绩,同时还在印第安纳大学公开击剑赛获得了亚军。跟我们这个区的几个高手较量时,也从大一的“一败涂地”变成了互有胜负。

      因为尝到了高强度训练的回报,于是大二寒假我没有选择回国,而是去了纽约进行训练,纽约有着美国最好的击剑俱乐部。虽然在寒假我只有十天时间能安排训练,但我早就已经计划好了,在十天时间里每天早早出发,在三个不同的击剑俱乐部之间奔波,每天不练上个四五个小时自己都不会停下来。

      强度最大的训练是在Fencers club,那边的俄罗斯老教练一开始就给了我一个下马威,在上完四十分钟的个别课后,让我进行了一个小时为击剑运动员专门设计的体能训练。而接下来的几天里,强度几乎都一样大。于是,在圣诞节期间,美食丰富的纽约成了我的粮仓,虽然尝遍了各种美食,但训练完后我还是瘦了不少....

      寒假的高强度训练结束了,虽然自己清楚一口气不能吃成胖子,训练完了还是得自觉按照在纽约教练那边学的东西来做,但有时候我还是会飘飘然以为自己已经达到很高的击剑水平了,直到一次在俄亥俄州立大学举办的比赛里,我再次意识到自己与顶级选手的差距。

      俄亥俄州立大学是个体育强校,包括击剑项目,他们的男子佩剑队拥有很多美国青年奥运会的选手。除此之外,他们还会设立奖学金邀请其它国家的击剑运动员为他们效力,他们也经常举办比赛,促进选手间的交流。

      回到俄亥俄州立大学的比赛,当个人排位赛比完后,胜率80%的我顺利进入了淘汰赛。可当我看到淘汰赛赛程时我心里一紧,如果我赢了第一轮淘汰赛,第二轮将直接遭遇俄亥俄州立大学的一个德国队选手,而之前我见到他的时候,还是在网上看他在世锦赛的比赛视频。第一轮淘汰赛我顺利晋级了,紧接着就是第二轮。结果就是我被完虐,最后他拿了15分,而我连他分数的一半都没拿到。在往常的比赛中,我会将我学过的所有招数都拿出来。但这次比赛的时候我才发现,当我面对一个剑龄十几年的选手,并且对方在身体素质、速度以及反应能力都比你强的情况下,我的这些招数都显得心有余而力不足。

      在对方攻击的时候,我试图拉开对方的进攻再寻找还击机会,但他的进攻速度太快,范围很大,就算往后跳开了,但上半身还是在他的进攻范围之内,无济于事。我也试图用剑防守还击,并且格挡到了对方的剑,但因为防守动作还是相对较慢,他的剑已经劈中我了。于是,第二轮淘汰赛成了我的终点,在近60人的比赛中,最终我排名20左右。而淘汰我的这位德国选手一路晋级,最终被埃及选手Ziad Elsissy(FIE排名34)击败,获得亚军。

      赛后,让我很惊喜的是,之前纽约仅仅碰到过几次的埃及选手Ziad居然还记得我,主动跟我打招呼并且还看了我比赛,赛后他指出了我的进步之处,同时也指出了我有待加强的地方。

      话说回来,虽然我自己知道,我已经没什么可能性在国际赛事上取得成绩,毕竟其他人都是从小就在高强度训练。但是在击剑练习和参赛的过程中,我认识了很多自己的榜样。更重要的是,我明白我对击剑是发自内心的喜欢,也是这份喜欢让我决定一直练下去。并不是说我不在乎外在的结果了,而是说我有了不断与自己较量的动力。对我而言,着魔这个词来形容自己练击剑的体验是再恰当不过的了。

      2018年10月的这个赛季,因为自己的刻苦训练以及上个赛季积累的经验,我的个人等级从之前的non-rated直接进入了D,我也成功被选为校男子佩剑队队长。

      虽然自己的普渡大学航空工程专业压力不小,但我还是一直有在训练。期间我们还去了俄亥俄州立大学举办的团体赛,除了东道主也就是DivⅠvarsity的俄亥俄州立大学以外,我们横扫了其它校队,团体里面的个人小局中我自己也打到了接近90%的胜率,起了个好头,也给队友们增添不少信心。

      虽然击剑有团体赛,但团体赛仍然是个人选手之间的交锋。不过,这并不影响队长在一个队伍里面的作用。成为队长之前,我天真地以为队长的工作就是在赛前给队员们喊喊口号,为队友加油,以及偶尔可以炫耀一下,但后来我发现队长的职责很多很多。最大的一个职责就是熟练地了解包括自己在内所有队员的技术特点、水平、经验和心态。美国大学的团体赛是两支四人队伍之间的对抗,其中各队中的四号为替补队员。而三名主力则与对方的三名主力轮流交锋,总共九局交锋,赢得了其中五局或以上的一方获胜。这样的规则看似容易,实际很考验临场安排和排兵布阵。

      在刚当队长时,我曾经犯下过将两名技术较弱的队友放在前面几局而自己压轴的错误,在当天全队整体状态不佳的情况下,这样的安排导致对方直接提前赢得五局把我们淘汰了。我也犯下过安排的队员全是进攻型剑手从而导致被对方抓到弱点的错误,让我们险些被弱队淘汰......这些各式各样的错误和失败让我汲取了很多宝贵的队长经验,这些经验终于让我在大四这一年尝到了甜头。

      大四一整年,我们队的安排都非常的高效,队伍中有三位经验丰富的老手:我的距离感强,进攻时可以换着方法得分,属于进攻型选手;队友Ryan的整体击剑意识很强,发挥稳定,用剑格挡、转移和击打的技术高超,属于防守型选手;队友Grant的打法常常让人出乎意料,抢攻和截击,技术特点很全面;以及两位技术稍微欠缺却仍然可以给我们带来很多胜利的替补选手。一整年的比赛内,我基本可以保证我们队在遇到强队的时候有足够的技术储备来保证胜利,即便遇到比我们高一大截的varsity team也不至于一败涂地,遇到水平相当的队伍我们可以稳赢并且给两位替补选手足够的训练机会。

      我在当队长的这一年中,整个队伍和自己的高光就是文章开头这一段经历:普渡男子佩剑第一次进入半决赛,成功拿下第四名。由于一整年整个队伍的努力,我们在中西部锦标赛的团体种子排名很高,即便是在前两局遇到了一些挑战,我们仍然稳定发挥,淘汰了西北大学队和威斯康辛大学队。半决赛的时候遇到club team常年第一名的密歇根大学队,在跟他们的交锋中,我赢下了两场,但很遗憾地以1分之差输给了对方的队长,Ryan和一个替补选手分别赢下了一场,Grant因为那个周末有事无法前来比赛。最终我们没能进入决赛和DivisionⅠ的俄亥俄州立大学一决高下。不过我何尝不能将这个遗憾作为自己继续努力的动力呢?这也是包括击剑在内的所有竞技体育的一大意义所在不断去追求更好的自己。

      击剑让我结识了很多朋友,甚至给我的生命带来重大改变的人,包括一些水平比我高很多的世界顶级选手,比如Daryl Homer, Tim Morehouse以及Fencers Club创始人Peter Westbrook等。从小学到初中,自己的体育一直就是一般般的水平,跑步不是最快,力气不是最大,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为一个体育项目这么卖力,但到现在一看,在之前一直比我强的那些“体育健将”们绝大多数都不再出现在他们之前曾经熟悉的赛场上了,而我,虽起步较晚,但依然活跃在剑道上,估计这就是击剑对于我的意义吧。

      更多时候,击剑让我体验到了在自己本来不被看好的方面,通过自己努力所带来的成就感,让我感受到逆境中翻盘的快意,也让我明白了什么是胜败乃兵家常事。

      还有一点,在我心中击剑永远是最酷炫的运动,没有之一。(来源:爱击剑 作者 David Yang)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举报邮箱:新闻从业人员职业道德监督电话 监督邮件:.cn